目击|美国医院一瞥:离休干部的待遇

时间:2019-08-28 来源:www.mamaebox.com

   08:58

  来源:北美报告

目击|美国医院一瞥:离休干部的待遇

  摘要:“在美国,医生治病的流程都是标准化的,不会对谁特别优待。”

  

  偶然的机会,在美国医院逗留数日(夜)。整体感受用四个字概括——出乎意料。

  患者(为了保护隐私,以患者称呼入院家人)以小恙之故去看家庭医生。家庭医生经验老辣,一眼看穿假象,系列检查后要求立即入院。时值下午,患者自感不错,希望次日在家人陪伴下再去医院,医生却不同意,仍坚持应立即入院。

  患者不懂英文,只能勇敢地独自一探龙潭。进入医院后,患者将家庭医生开具的材料拿给问讯处看。问讯处得知患者只懂中文后,电话接通翻译公司,帮助沟通,并拿出平面指示图做若干手工标记。患者一路逶迤前行,遇到疑惑就拿着指示图问工作人员,最后在一位热心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到达处置室。

  登记、换病号服、躺在可移动的病床上之后,开始了高枕无忧的医院生活——医院秩序井然,什么时候该做什么、怎么做,都有系列流程,无需患者操心。我在日夜观察后,对此深有体会。

  

  美国医院接待处示意图

  早晨,大约七点钟送早餐。一个大托盘中,放着主餐和咖啡、牛奶、茶包、调料包、小面包、果酱、水果、小菜等。主餐放在沉甸甸的餐盘中,上面盖着配套的扣碗,保证了温度和卫生。随托盘送来的还有早餐的菜单及次日三餐的菜单和一枝短铅笔。铅笔是为了勾选次日三餐的菜单。勾选了之后,可以将标记好的菜单放在托盘中。服务人员收托盘时会一起将次日菜单收走,次日便会按照患者选择送餐。

  每天供选择的主要是“主菜”部分。比如某日的早餐,主菜选择一是pancakes、香肠、枫叶糖浆及煎蛋;选择二是墨西哥玉米煎饼、鸡蛋奶酪;选择三是大米粥。午餐选择一是鸡肉、小胡萝卜、棕米饭;选择二是墨西哥饼卷鸡肉、越南牛肉面;选择三是奶酪及水果拼盘。晚餐选择一是牛排、青椒、烤土豆;选择二是墨西哥饼卷青豆炖奶酪;选择三是鸡肉炖米饭、奶酪和水果拼盘。

  鉴于对各种菜肴都不熟悉,餐餐内容不同、味道也不错,患者既不挑食、胃口又好,所以我们从未勾选过菜单。几天后,一位穿着制服的餐饮部管理人员亲自登门来病室拜访,对可以自主勾选菜单又特别做了说明,提醒我们三餐是可以选择的。对于三餐,患者很满意。据说,在国内只有离休干部住院才能享受包餐的福利,因此我开玩笑说,来美国住院体会的是离休干部的待遇啊。

  

  美国住院餐点示意图

  送餐前后,是护士交班的时间。护士每八小时换班一次,分别是早晨七点,下午三点,晚上十一点。换班时,老护士领着新护士查房、逐一交待病人情况。查房结束后,新护士来各病室给患者进行血压测量等各种必要的常规检查。无论做什么操作,甚至包括送药,工作人员都扫描患者手环,打开电子档案,随时记录。

  每个病室都有一个小白板,上面写着患者名字,随身健康用品(眼镜、助听器等),护士名字、护士助理名字。交班查房时,新护士会擦去上一班护士名字,写了自己的名字,告诉患者自己的名字,并和患者打招呼问候等等。护士助理(护工)也是八个小时一班,跟随护士一起换班。换班时,护工助理不需要新老交待病情,只是进来打个招呼,擦了上一班的名字写上自己的名字。

  八点以后,清洁工进来打扫房间。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清洁病室的卫生间、干拖及湿拖地板。病室的清洁状况非常好,可谓无死角。卫生间很宽大(可以转开轮椅的标准),有摆放着淋浴椅子的隔离淋浴室,坐便器及洗手台、镜子。

  洗手台配备感应式的洗手液和擦手纸巾箱。病室门口处有洗物池和放置台,也配有同样的感应式洗手液和擦手纸巾箱。病室小走廊里放着两个带盖的大垃圾桶,分别用了收集垃圾和用过的毛巾、床单等。这两个垃圾桶一天一次被清理,但是清理人员不同。清理人员一般像风一样默默地来去,除非正好与病室中的人四目相对才会打个招呼。

  

  美国住院病房示意图

  中午十二点、下午六点左右送中餐、晚餐。每两个小时,护士查房一次,做常规测试或送药。患者额外要做的呼吸治疗是每四小时一次。如果医生临时开出的检查,如抽血、X光等则随开随查——由专门的工作人员带设备进病室操作。主治医生、专科医生、特别治疗的医生每天查房一次,看看指标、和患者聊两句。

  殷勤服务的唯一缺点是——患者虽然需要休息,但是真正能踏实睡觉的时间并不是很多。切身体会是,尤其在夜间,一般刚入睡,就会有医护工作者来做必须的操作。不过还是能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让人抓紧入睡,特别是遇到细心的护士,差不多就能有连续两个小时能用来睡觉——有的护士会刻意选择呼吸治疗的同时做测量或者给药。

  护士、护工可以随时按床头的呼唤铃呼唤。什么事情都可以请他们过来帮忙,比如送水、需要协助起床、协助如厕、倒便壶、协助洗头洗澡等等。必须的礼貌和应对呼唤是每一位护士、护工都能做到的,不过每个人的热情、敬业态度还是略有差异。

  

  美国医院示意图

  最暖心的一位护工是来自台湾的G先生。他对患者额外关照。知道患者不懂英文,他还自愿承担起来一些与护士沟通的工作。他会主动进病室,询问病人们是否需要更换床单,并帮助患者洗头、擦拭身体。他还很会励志,“现在除了艾滋病,没有治不好的病。”“生病是福气啊,就是提醒你要好好休息、放下工作。”也许是语言障碍,其他的护工都没有他这样热情。有两次我们向其他护工提出来洗头、洗澡,得到的是免冲洗的热的洗头帽和热的湿巾——护工满面笑容地指导家属进行。

  护士中可圈可点的不少。会说中文的有过两位,一位是大陆来的,一位是台湾来的,都非常热心。大陆那位还应我们要求,打印出所有的诊断说明。有一位护士格外活泼,她喜欢学习不同的语言,她懂西班牙文,会一些日语、中文、法语。还很会唱歌,知道王菲、光良。歌曲虽然唱不全,但是歌声动人,尤其是在沉闷的病房,像春风、像暖阳、像鸟语花香。还有一位护士很幽默,喜欢聊天。

  几分钟的查房时间里也要抽空说两句逗乐的话。有一天讲起来她曾经有个病人的外遇趁着太太不在的时候来探视,差点被迟到的太太撞见,情急之间外遇求助于她,她及时帮助外遇找到了另一个出口避免了病房大战。

  

Google

  有三位做呼吸治疗的治疗师令人难以忘记。一位大叔他说还有两年就可以退休。每次来治疗都夸奖患者,溢美之词从不重复,比如“你真是太棒了,我都想带你回家”;“你是我见过最棒的患者,要给你发个奖章”等等。听说我从温哥华来,他说过两天要去温哥华,打听推荐的旅游线路。看到患者用的翻译器,他饶有兴趣地听中英文互译,还想说西班牙文来测试一下。

  另一位是穿着半长的白大褂的阿姨——医护人员们穿的工装分很多颜色,我猜可能和他们的资历、级别有关。阿姨既然能穿着半长的白大褂,可能资历比较高。美国国庆节那天,阿姨有点阴沉着脸,听她和同事嘟囔说,当天工作任务太重。不过进入病室后,很快转忧为喜,一如既往地鼓励患者。和那位大叔擅长赞美,这位阿姨擅长鼓励。患者做吸气锻炼时,阿姨会伸着大拇指不断地说“加油,再多一点、再多一点”。

  第三位和我年龄相仿,温和内向。来治疗时,看到患者睡觉,会问我是否过儿再来。他连续两晚夜班时都见到了我,便问我是否还有其他手足。我解释说我们是24小时无缝对接、白天有其他亲属陪伴,他又问晚上陪床是否会影响我工作。我说我不用外出上班,专门坐在家里当“作家”,他跟着笑了。听说患者可能次日出院,午夜他下班时特意和我们道别,彼此祝福。送他出门,恍惚间以为是送朋友。

  

  美国医院外观示意图

  工作人员热情而且敏锐。刚去医院时,为了记住道路,我想在走廊里溜达找找重要标记。可能溜达时速度慢、眼神犹疑,总有工作人员路过时驻足问我,是否需要帮助。甚至我在病室门口向外张望时,也会被问到“需要什么”。

  医院的探视时间到晚上九点结束。早晨来的时间貌似没有规定,不需要登记,长驱直入。上午有茶水车挨着屋子给访客送饮品。每个访客可以获得一杯茶或咖啡,一小盒果汁和三块姜味饼干。咖啡居然还是星巴克的。起初我们不知道可以陪床,后来有位护士聊天时说如果家属愿意,晚上也可以有人陪伴。

  提出陪床后,勤杂工推来一张宽大的单人沙发,拉开后变成沙发床。勤杂工用消毒纸巾把沙发床擦拭一遍,又抱来干净的卧具。病室的门原本是24小时敞开,拉上门廊悬挂的软帘可做遮挡。陪床后,护士说夜间睡觉可以把门关上。患者不懂英语,又事无巨细地想了解相关过程,所以陪床的主要作用是充当翻译。不过既然陪床了,各种琐事也就自己做了,不用呼唤护士、护工。

  有朋友听说我在加州,问我加州的华人多吗。怎么说呢,加州的族裔多样到让我觉得身处联合国。就说医院的医护工作者,欧洲裔、墨西哥裔、菲律宾裔、印度裔、中南美洲裔、非洲裔、越南裔、华裔等等,五花八门。各色人种缤纷,出入病室笑容可掬,问候不断,为住院生活平添亮色。我说患者很幸运,能住在这样五星级的医院。

  不过也可能是我见识太少,套用一位医生的话——“在美国,医生治病的流程都是标准化的,不会对谁特别优待”——或许其他医院的服务也是如此。

  作者:辛上邪

  /直击他是贵族公子,是翻版特朗普,未来将代表英国给中美发糖?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病室

  护士

  患者

  美国医院

  护工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